首页 >> 娱乐 >> 影坛资讯 >> 正文
  • 《杀生》:集体对想象力的阉割

  • 时间:2012-05-10 新闻来源: 凤凰网娱乐
    •   管虎编导的《杀生》,很有力量,极其犀利,虽然片中的微言大义,早已经被鲁迅讲过,但如今却依然有着惨烈的现实意义。中国社会,柏杨说是酱缸社会,鲁迅则看出“吃人”,他们都不是疯子,却是最清醒的人。黄渤饰演的牛结实,不是牛二或牛B,他是牛一或牛A,是多年以来中国文艺作品中少见的泼皮,放浪、癫狂、不守规矩,想象力汪洋肆恣,搞得一本正经禁欲、搞长寿的镇子一塌糊涂。牛结实作为异端,肆无忌惮的挑战规则,目的就在于破坏,貌似如此,其实直指人类存在的终极意义:不虚伪、与人斗,更要珍惜生命,要做爱。镇里长老们掌握着真理,却不愿意“君子近庖厨”,于是请回走出的聪明人,苏有朋饰演的土著兼留洋的西医,祭出了对牛A天罗地网般的心灵驱逐。

        心死了,人也就死了。牛A天不怕地不怕,他的狂放溢出了银幕,却抵挡不住与寡妇媾和后的结果:肚子里的孩子,他也认为是无辜的,需要活下去。就这样,败了。当我们看到最自由的灵魂之光芒,黯淡下去,接受了失败的命运,逐一退回掠夺的财务,道歉之后,拉着自己亲手打造的棺材,到远处去、到高处去,孤独的死去,惋惜是毫无疑问的。但同时我们又要问,现在我们又能容纳这样的人吗?泼皮在人群中的比例,应该和天才差不多或者更少,尤其是这种天才式泼皮,对于规则进行强硬、蛮不讲理的破坏,本来有可能触动老大帝国的某些原则,可惜往往事与愿违。牛A是质朴的混蛋,他并没有高超的理论做后盾,本身也不讲逻辑,再加上除了孩子再也没有同路人,失败在所难免。

        《杀生》与徐克导演的《地狱无门》一样,都是对中国社会虚伪性的批判。集体有意识的对违反规矩的想象力,进行阉割,以至于驱逐。长寿镇的吊诡之处,在于绝对不进行肉体上的伤害,几乎所有人都参与了对特定对象的迫害,牛结实不怕针锋相对的热战,也不畏惧三人成虎的语言讹诈,但是他终究不能割裂血缘传递的生物本能恐惧。茨威格在《异端的权利》中,描述了宗教领袖加尔文和庸众对于学者卡斯特利奥的屠杀。杀一百万人甚至更多,在历史上更容易成为一个数字,很可能遮蔽在尘埃里,而杀一个具体的人,参与者都明白这是无可辩解的犯罪,最终在外来医生任达华面前,长寿镇的长老和聪明人,都承认了犯罪。任达华的角色,本来应该更加复杂,比较鲁迅的《铸剑》、姜文的《让子弹飞》、杜琪峰的《全职杀手》和《神探》、韩杰的《Hello树先生》、陈可辛的《武侠》等电影来说,本应该更加黑色。不管怎么说,近几年的华语电影,隐喻、象征、影射等艺术修辞逐步在成熟中,《杀生》、《黄金大劫案》、《匹夫》都是如此,借着无法无天的民国,编导们在张扬着某种姿态。

      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招聘信息 | 版权声明 | 网站地图 | 北京视窗
      地址:北京朝阳区农展馆南里12号通广大厦 投稿QQ:927569073 投稿邮箱927569073@qq.com
      Copyright © 2010 www.jingsc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北京视窗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