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娱乐 >> 影坛资讯 >> 正文
  • 娄烨禁拍5年:我现在可以往后退一步

  • 时间:2012-05-22 新闻来源: 金羊网-羊城晚报
    •   我现在可以往后退一步

        戛纳时间5月20日,入围“一种关注”单元的《浮城谜事》剧组在普罗旺斯一家酒庄召开新闻发布会,并发布全球首款预告片。导演娄烨携主演秦昊、郝蕾、朱亚文和常方源接受了国内媒体的采访。

        一个男人在看似正常的婚姻生活外,还隐藏着另一个家庭,而两个女人在心知肚明后却选择了彼此利用和伤害……《浮城谜事》以一个命案开始,揭开了一段中国式情感关系的隐痛。而生活中的主创们,又如何看待各自角色的选择?记者向他们一一寻求答案。

        记者:故事来源于一个网帖,当时是怎么找到的?

        娄烨:我们发现这个帖子的时候,作者已经结束连载,不太上网了,我们给她留言了好几次她才回复。这个故事吸引我的地方是它的真实。其实就是一个女人的日记:她怀疑丈夫有外遇,后来发现他真的有外遇,最后揭开了他的另一种生活。她不知道跟谁说,只能跟网友说。

        记者:听说最开始你想拍成纪录片风格?

        娄烨:确实。但后来我想,看看这个剧本能把我们带到哪里去,哪怕带到大商业片也无所谓,带到家庭伦理室内剧也无所谓。最后,它呈现出来的是一个“准类型片”———没那么程式化,跟生活有点关系。

        记者:这部影片给人印象很深的是它的结尾,几个主角虽然都跟命案有关系,但并没有“善恶有报”。

        娄烨:你们看的是戛纳的版本,在国内上映的时候会加上这样一行字幕:“几个星期以后,永照和桑琪接受了警方的调查。”这个也是审查后的建议,但我能接受,因为跟剧情是能连接的。如果要求加上主角被逮捕,那我可能会反对。不管最后结局如何,主角的生活状态其实都是不可改变的———无论如何,他们都不可能有欢乐的生活了。如果一部电影,坏人都进监狱了,好人都幸福了,那电影还有什么特别呢?

        记者:《浮城谜事》里的一些男女亲热场面,比起《春风沉醉的夜晚》和《颐和园》来说,保守了不少。

        娄烨:首先,剧情要求它不需要这么长。另外,我希望它能在中国上映。电影局方面也说,我们没有分级制,请你谅解,注意“强度”。这个事情我现在已经接受了,禁拍了5年,我现在可以往后退一步。或许我会以导演的身份,建议13岁以下的观众不要观看。

        记者:秦昊扮演的永照在很多个女人之间徘徊,你是怎么理解这个男人的?

        娄烨:永照这个男人的初衷不是建立两个家庭,也不是和很多女人睡觉。实际上他是慢慢积累了很多的生活问题,造成了过分压抑。我们不是把他当坏男人处理,我们和秦昊一起把他变成一个真实的男人。他一直觉得自己能够搞定,但其实他最不能搞定的就是自己。

        记者:你怎么看待整个故事的寓意?

        娄烨:在我看来,“双重生活”是中国人生活的某种现实———在一种生活寻找不到的东西,可以在另一种生活中寻找到。加入了案件,就更有意思了,因为所有人都是现实生活的同谋者。

        记者:你现在对自己的定位是怎样的?

        娄烨:我会慢慢恢复自己在国内的工作状态。其实中国导演就应该在中国工作,他到别的地儿干吗?如果不是被禁拍,我不会去巴黎。

        郝蕾

        婚姻的本质不能是挟持

        记者:你怎么看待剧中人物的选择?其实很多都不符合今天的道德观。

        郝蕾:道德观其实是我们人类创造出来的,不是人类的本性。我们不能用道德去规范本性。当然,我们也不能用本性为道德辩解。《浮城谜事》不是《道德观察》,不是《法制进行时》,更不是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。它展现了人性的多层面,没有好与坏、恶与善。它只是看在一个规定情境内,人有可能变成什么。

        记者:你对永照这个男人有什么感觉?

        郝蕾:三宫六院那是皇帝,一个工薪阶层有两个老婆,能不闹心吗?我觉得人吧,得适可而止,量力而行。你选择可以,但你得扛得住啊!我可怜他这样的人。我这两年经常说,人不是用生理年龄去评判成熟与否,因为灵魂是有年龄的。有些道理,有的人上幼儿园时就明白,有的人80岁也不知道。

        记者:你身边有这样的人吗?

        郝蕾:肯定有。现在很多男人女人都做着其实自己不能接受的选择,这很可怕。

        记者:你觉得在两个女人之间,他更爱谁?

        郝蕾:可能他爱所有人,唯独不爱自己。因为从心理学来说,每个人都会讨厌自己的某部分,而他把这部分投射出去给了别人,去怪罪别人。他对桑琪有句话:“你以为你破坏了我的家庭我就跟你在一起了?”其实谁破坏他的生活了?是他自己而已。

        记者:你扮演的陆洁是永照的妻子,最后她还是选择了放手,你认同这个选择吗?

        郝蕾:她的行为在我看来挺成熟的,不然怎么办呢?总不能掩耳盗铃。

        记者:或许女人们看完这部电影,会觉得爱情和婚姻太可怕了。

        郝蕾:大家不要再活在梦里了。梦和梦想是有质的区别的。爱情是美好的,但什么灰姑娘和王子,那是哪个年代的?但大家也不要没信心。我觉得,无论来时风雨还是风花雪月,都看轻它,这样你往往就会得到幸福。有些时候不是我们得不到自己想要的,而是我们不知道自己想要得到什么。

        记者:你还相信爱情吗?婚姻呢?

        郝蕾:我当然相信爱情,因为我不愿意不相信自己。至于婚姻,它的本质不能是挟持。大家都自在一点儿吧。我一直说,婚姻不需要维护,而是需要共同创造,因为根本维护不了。

        记者:如果你是陆洁,你会怎么选?

        郝蕾:生活中,我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。

        秦昊 结了婚,我绝不会出轨

        记者:你认同永照这个人物吗?

        秦昊:我自己不想成为这样的人。但我对他感兴趣,因为这种人在生活中真实存在。

        记者:你认为结婚后,就不能有“第三者”?

        秦昊:是的,这是我自己的性格造成的。没结婚的时候,如果我有第二个爱人,那我肯定放弃第一个。如果进入了婚姻,以我的父母从小对我的教育,我会约束自己。而且,我的性格绝对搞不定。我看剧本的时候就想,这得是什么样的哥们啊?!

        记者:这个角色让你觉得最艰难的是什么?

        秦昊:我甚至觉得这是自己有史以来最难的一个角色。导演只给我两个线索———男人,出轨。拍戏很辛苦,我还要每天拉上娄烨聊两个小时,直到整部戏拍了三分之二,我才心里有底,跟他说:我知道了。他说:你才知道?我昨天就知道了!以前演《春风沉醉的夜晚》,我跟所有男人有关系,这次我是跟所有女人。跟男人吧,反而还好,因为你知道自己是在演。但跟女人演,我会有一种被窥私的感觉。

        记者:永照最后跟“小三”桑琪在一起了,你觉得他能安生过日子吗?

        秦昊:这个就要留给观众去思考了。

        记者:这个片子,男人和女人看完,感受挺不相同。

        秦昊:男人和女人不是一个星球的,别在一起聊一个事情。其实男人出轨真的需要原因吗?

        朱亚文 遗憾只能展现“中国式背叛”

        记者:你演的是跟永照发生过关系的一个女孩的前男友,很多观众疑惑:为什么你比警察还会查案?

        朱亚文:因为你们不知道,这个人物以前就是警察。但那段戏都剪掉了。

        记者:很多女人接受不了秦昊的角色,你能理解吗?

        朱亚文:其实我也不能接受。所谓背叛,其实不重要,但我看重的是:一个人是不是明白自己最想要什么,是不是为此坚持了。如果得到,那就满足吧;如果没得到,那就继续寻找。

        记者:那两个女性角色呢?

        朱亚文:人生有太多出口了,或许你临死之前还能再遇到爱情,所以没必要因为自己的缺失让别人失去更多。

        记者:很多女人看完,会怀疑自己的老公会不会也是这样。你会对她们说什么?

        朱亚文:十个中国女人,有九个半会想:他会不会爱我?他会不会背叛我?我对这个没什么可说的。

        记者:觉得这部电影有什么遗憾吗?

        朱亚文:我很遗憾,中国人现在的状态只能向戛纳的大银幕呈现这种“中国式的背叛”。欧洲电影里讲爱情,很多时候是说情感对于生命带来的一种变化,而不是谁背叛了谁,谁伤害了谁。作为中国演员,我心有不甘,希望我们也能给人家带来这种东西。

      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招聘信息 | 版权声明 | 网站地图 | 北京视窗
      地址:北京朝阳区农展馆南里12号通广大厦 投稿QQ:927569073 投稿邮箱927569073@qq.com
      Copyright © 2010 www.jingsc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北京视窗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