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教育 >> 家庭教育 >> 正文
  • 除了补习班就没有其他路吗

  • 时间:2012-05-23 新闻来源: 《没有遗产,我们为孩子留下什么》
    •   贫困就像酷刑,折磨着我。一想到孩子们迷茫的未来,我的心就仿佛要炸开。

        同学会的经历不堪回首。那些家庭经济宽裕的家伙们,话题就好像约定俗成般统一。关于孩子的学习,他们都认为投资与回报呈正比。有的家伙说,本来孩子的学习成绩只排在班里的中等水平,一咬牙送到费用昂贵的补习班,立刻上升到第7名。有的朋友口沫横飞地强调,想让孩子提高成绩,就算去不了江南著名的补习街,也至少要送到附近的补习班。课外辅导已经成为主流,经济宽裕的家庭要多报几家补习班,稍差的家庭也至少要报一两家。总之,所有家庭都把孩子往补习班里送。这种压力和恐惧简直让我无法承受。

        我知道“鸡窝里飞出金凤凰”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。但夹在朋友们之间,听他们谈论这些事情还是让我透不过气,就好像在接受世界上最残酷的刑罚。我害怕朋友不经意的话会把我激怒,到时候我肯定会大打出手。一旦这样,别人显然会认为我发怒是因为穷人的自卑心理。所以,最好的方法还是平静地离开。每当从这样的场所走出来,我都会大呼一口气。再那样下去,我的心脏会爆炸,我也会疯掉。

        难道我的孩子天生就比朋友的孩子差?他们只不过是遇到了我这个无能的爸爸。仔细追究起来,或许这就是他们的命运。但一想到孩子或许要继承父亲的贫穷,输在起跑线上,我就感到心痛不已。放眼望去,如今的时代已经成为“富裕”和“贫穷”自然而然代代相传的时代。

        孩子们的未来会怎样?两个女儿和儿子以后会过怎样的生活?不,现在没时间考虑后面两个,把心思先花在大女儿身上吧。

        以前,即便家境贫寒,只要上了女子职业高中,毕业后就能进入银行系统做职员。这个职业薪水一般,但很受欢迎,因为下班早,工作时间固定,晚上可以去夜校读书。实际上,甚至偶尔还有通过这种方法晋升为银行行长的先例。另外一条路就是报考公务员。那时候也有去夜校苦读,从9级公务员(注:为韩国最低级的公务员)最终升为高级公务员的例子。但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。银行行长人选考虑范围已经不再包括女子职业高中学历,9级公务员考试难度也已经接近高级公务员考试。

        我不想让孩子们因为贫穷而受委屈,不想让孩子们的人生压抑,这是我唯一的愿望。我无法给孩子们留下任何遗产,但我更不想让他们继承我的穷苦人生。想来想去,只有一个办法——帮助孩子们,让他们通过自己的能力找到好工作。可现实是残酷的,好工作也几乎被那些家庭经济宽裕,什么都不缺的孩子占据着……我的孩子们究竟该如何生存下去?

        一直为孩子们的未来心事重重的我终于在工作中出了事故。扛着沙袋爬三楼的时候不小心踩空,从上面摔了下来,还好落地时掉在泡沫堆中,只受了点轻伤。工友们异口同声地说,真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
        就像所有体力劳动职业一样,在建筑工地稍微分神,就可能引发大事故。一旦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出了事,不仅要自己花钱治疗,还会误工,吃亏的始终是自己。所以平时,我一直非常小心。但那时候,我的脑子里充斥着跟静子教育有关的问题,开了小差。

        推开大门进入院子,妻子看到我的脸和胳膊上的伤口后大惊失色。我赶紧安慰妻子,说只是擦伤,不用担心。随后,我走进屋子,拿起电话,打给我身在美国的侄子。

        姐姐一家七年前移民到美国。那时候还在上初一的侄子,现在已经进入纽约大学医学专业,成为一名堂堂正正的大学生。在韩国的时候,他和我非常亲,所以现在偶尔还会打电话联系。

        互致问候,聊了各自的情况后,我终于说出了静子的事情。在平时,因为舍不得电话费,早就应该结束通话。但那天,侄子好像成为了我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
        侄子告诉我,方法很简单,就是一直去烦老师。他笑着说,这是他在高中时的“惯用伎俩”。

        他说的方法具体可分为两种。第一是听课时的要领。认真听课和记录老师的讲解非常重要,想要做到这一点,必须与老师对准目光。对准目光是指不仅要认真听取老师的讲解,还要观察老师的一举一动。人在说话的时候,目光和动作都会发生变化。在说重要的地方时,眼睛会炯炯有神,动作也会变大。所以学生需要仔细观察老师手上和脚上的动作,认真听老师说话,甚至包括老师的玩笑和呵斥,并做好笔记。

        这样做的效果会在复习时显现出来。回家后一个人学习,经常会忘记学校里学到的内容。这个时候,那些与听课笔记一起记录的老师的玩笑和呵斥,以及动作就会起到关键作用。这些笔记会帮助孩子重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。

        侄子告诉我的第二种方法是尽量多去找老师提问。如果在上课途中遇到问题,就要记录下来,等下课后立刻去问老师。亲自问老师,可以将所学的内容记得更牢固。

        那天晚上,吃完晚饭后,我把静子叫了过来。闲聊了几句,我让静子拿一本教科书来。过了一会儿,静子从书包里把数学教科书拿来交给了我。

        我看了看教科书。让我吃惊的是,书非常新,就像今天刚发的一样。

        “叔叔,你可以去看静子的教科书,应该会像新书一样干净。”

        侄子的话果然没错。

        于是,我继续问静子今天学到的内容。于是,静子将教科书前后翻了翻,最后给我指了其中的一页。

        “今天学了这里。”

        那一页中仍然看不到任何笔记或备注,甚至是翻过的痕迹。就算上面到处是涂鸦,我觉得也比这样好受些。静子好奇地望着我,她不明白爸爸为什么突然要看教科书。

        “爸爸,您为什么要检查书呢?”

        我没有做声,把书还给了她。

        “静子。”

        “怎么了?”

        “我想让你帮我做一件事。你能答应我吗?”

        “什么事情?”

        我长吸了一口气。

        “你们班学习最好的同学是谁?”

        静子不明白我为什么要突然问到她们班学习最好的同学是谁。她用奇怪的表情看着我,过了一会儿才回答:

        “是小晴。”

        “你和她关系好吗?”

        “说不上好,只是一般吧。不过爸爸您怎么了?”

        “明天,你能去找小晴借一本教科书回来吗?”

        静子用更加无法理解的表情看着我。

        “很难做到吗?”

        “也没有那么难。只是,要借她的教科书做什么呢?”

        “爸爸想看。”

        “爸爸为什么要看她的教科书呢?”

        我微笑着摸了摸静子的头。

        “我的大小姐,你就帮我把书借来吧。”

      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招聘信息 | 版权声明 | 网站地图 | 北京视窗
      地址:北京朝阳区农展馆南里12号通广大厦 投稿QQ:927569073 投稿邮箱927569073@qq.com
      Copyright © 2010 www.jingsc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北京视窗 版权所有